行业新闻
服务咨询热线
联系方式
QQ咨询
banner
200多个探头无缝切换追踪 天眼操控者:总有一个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200多个探头无缝切换追踪 天眼操控者:总有一个
发布者bjanfang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7-03-23 15:25

200多个探头无缝切换追踪 天眼操控者:总有一个对准“坏人”


在呼家楼派出所,有几个“天眼”操控手,监控探头在他们的手里,已经被玩“神”了。

每个犯罪行当都“挂像”
王大斌是个胖子。他笑言:“这是工伤。”

每天吃完饭往监控室里一坐,他确实没运动量,而且自己也说不清楚每天要在探头前坐几个小时,但是全天24小时,每个时刻探头应该对准什么地方,哪些地方在这个时候可能发生案子,他随口就来。

“你看,现在是上午10点,就得盯着这些高档写字楼周边,特别是有电动车、摩托车停放的地方。现在凡是在车子旁边长时间停留的,一般只有三种人:送餐员、快递员、偷车的。正常大家上班的时候,探头就在这些地方转。休息时段,就得盯着写字旁边的大大小小餐馆,在附近写字楼上班的白领们会到此就餐。早晚高峰,那必须得关注地铁口和主要路口。”到了晚上,王大斌的监控重心会转移到居民小区,后半夜,画面里经常长时间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派出所里却始终有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小区内的一举一动。

今年1月的一起案子,让记者记住了王大斌的本事。

两个偷车贼偷了一辆摩托车,刚得手,就在朝阳路上被便衣侦查员掀翻在地,当场拿下。两人在朝阳公安分局执法办案中心接受讯问时矢口否认,坚称车子就是他们的,但警方拿出了他们几天前踩点、当日盗窃直到被抓获的全部视频记录,证据充分,这种情况下,嫌疑人再怎么抵赖也没用。

普通公众理解的监控视频,基本都是在案件发生之后,警察要调取当时的视频记录,然后在画面中找到“坏人”,再通过周边的探头寻找他的去向和其他线索。但是记者发现,在呼家楼派出所,探头不仅仅是这么用的,它还可以用作“事前侦查”、“事中跟控”。安装监控

“这两个人作案之前几天就来过,在我们眼里,就属于特征很明显的。每次换衣服,戴口罩,顶着一个特别大的头盔。”王大斌说。虽然骑摩托车的人戴头盔和口罩显得很正常,可是在视频巡控员的眼里,就是有很多不正常的地方。“比如,这俩人专门盯着路边停着的车,行走方向不是很稳定,正常行人即使边走边玩手机,他的行进方向也是稳定的,你能一眼看出来他在画面中要往哪个方向走,能预判出来他的下一个动作,但是对这些偷车的可不一样,他们虽然骑着摩托车,但是走走停停,速度特别慢,到处踅摸,这是找下手目标呢。” 王大斌说,作这种案的,一般骑摩托车,看到合适的,经常要先踢车子一下,查看有没有报警器,感觉安全才会下手。

除了街面上的巡控,入室盗窃这种犯罪,监控也能起到巨大作用。2014年2月,王大斌在金台路的一个探头里发现两个可疑人物,一直贴着路边停放的车辆,他起初认为这是砸车窗盗窃的。但接着就发现他们一直向周围的居民楼上观察。“这不对啊,是入室盗啊。”正在附近巡逻的民警、便衣队员赶紧向这里集结。可是两个人没找到合适的目标,这次并未作案,上了一辆出租车,准备开溜。
“所领导一咬牙,立即盘查。”王大斌说。在小庄医院,便衣民警拦住可疑人乘坐的出租车,从他们两人携带的物品里,民警找到了大量入室盗窃的作案工具,核对体貌特征和生物信息,才发现他们分别涉嫌了在派出所、朝阳公安分局和刑侦总队立案的3起案件。

王大斌说,别看白天监控器里观察到的人那么多,越是人多的时候,发现可疑人物就越容易。“想隐在人群里混过去,不现实。”

大约从2011年开始,呼家楼派出所的监控探头就开始在打击街头侵财犯罪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监控员们针对多发的摩托车骑抢、街头扒窃、盗窃自行车、砸车窗和入室盗窃等案件规律,总结出了大量嫌疑人行动特征,衣着、进入现场的方式、交通工具、行走姿态……一个在常人眼里毫无异样的举动,就是他们事前发现作案迹象的关键,而且每一种犯罪,嫌疑人的特征都有所区别,只要在视频里看到他们的画面,就基本能确定这些人将要从事哪种犯罪。每到这个时候,那些在公众头顶上貌似漫无目的来回旋转的探头,就找到准星了。

蹭热度:共享单车出镜率越来越高
偶尔也有让监控员看走眼的,这种人通常是“兼职”。

3月9号凌晨3点多,王大斌和他的师傅傅秋峰发现,红庙附近的探头下,有个小伙子把路边的ofo小黄车搬走了。他不像要骑车的,可是他把小黄车搬到了路口,这个举动也不像偷车的。他到底是要干什么?俩人一时全没头绪。探头里,看着小伙子把车放下,又转身走了。片刻之后他又回来,手里多了一把螺丝刀,对着车子鼓捣。这下定性了,抓吧。

民警和便衣巡逻队员们赶过去将他直接拿下。原来此人真是“兼职”作案,他的本职是在街上卖烤鱿鱼的。这次也不是要偷车,而是看上小黄车上的智能锁了。

说到共享单车,傅秋峰告诉记者,现在贼们也充分把它利用起来了。3月15日晚上七点,针织路京客隆附近,一个骑着小黄车的人引起了傅秋峰的注意。此前,这里发生过盗窃电动车案件,经过分析研判,此时此地正是高发案时间和区域。

探头和巡逻队员分别从天地两路跟踪。他还没动手偷东西,傅秋峰已经确认,他骑着的小黄车肯定是偷的:别人下车都要锁车还车,他从来不用,扔下就走。一个多小时后,此人在朝阳剧院附近偷了一个大号的电动滑板车,随即被抓住。

一个半小时之后,车主下班了,在附近找自己的滑板,遍寻不着。

一直在等事主出现的傅秋峰过去说:“找滑板呢吧?被偷了。”

“啊,我新买的啊,这帮……”

“您跟我走吧,贼已经让我们抓了。”

“啊?这怎么回事啊?多谢多谢啊!”

能力爆棚:200多个探头无缝切换
民警徐占胜说,在呼家楼派出所辖区里,能够调用的探头共有200多个,覆盖了辖区主要范围。有的小区安装探头很早,可是如今早就老化了,天气不好的时候,或者夜间,只能朦胧看到一个人影,对破案、打击乃至用作上法庭的证据,全都不够。

他给记者放了一段前几天抓捕街头扒手的监控录像,扒手的每一个动作纤毫毕现,脸部特征一清二楚。“像这种,既可以当线索,又能拿到法庭上当证据,拍的不太清楚,我们就用作破案的线索。”

这200多个探头,在监控员王大斌的脑子里,全都是一个一个对应着的编码。需要调动多个探头大范围追踪一个目标的时候,他的技术水平展现的淋漓尽致。

11点多,他盯住一辆摩托车,不停地操作着街面探头,新的画面不断变换着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切换全部在四到五秒内完成。

今天骑手没有作案,王大斌目送着他们离开。他说,曾经有偷车贼,下午两点多被他发现,结果此人来回转悠,直到下午五点多才动手。三个多小时里,他不间断地视频跟踪,切换了四五十次探头,始终保持着监视,终于在他动手的一刹那,通知附近潜伏着的便衣队员,将其抓获。

这种“无缝追踪”,显然需要对所有探头位置、监控范围了如指掌。为了给记者举例子,他调动起嘉里中心周围的多个探头,对准一位正在附近巡逻的同事,向记者讲解每一次切换的关键所在。

更多精彩:http://www.bjanfanggc.com  

上一篇:如果没有监控,能还刘哲男清白吗?
下一篇:没有了